老司機講車VO.14 - 馮馳電掣之後會有騎丨騎行記錄——任朝暮,值棲處


騎行是一種信仰,態度就在他們的身上

馮宇馳騎行往期傳送門

馮馳電掣之「後會有騎」——開“疆”拓土,即刻出發!

馮馳電掣之後會有騎丨騎行記錄——仍少年,仍獨行

/ 任朝暮輾轉,我有我棲處 /

D9:合肥—六安 9月11日

‍D9—9月11日,午後從合肥出發,直達六安。

騎行一件有儀式感的事情,不論是灑脫自在的出發,還是路途中的唯美瞬間,每一次經歷都是獨一無二的記憶。

@六安城市風貌

資訊化的時代,新鮮事物的產生速度迅猛急促,它教會了人們在學著更有品質的生活,也讓人們逐漸迷失在節奏飛快的生活中。生活成為了批量化的生產線,美好也不知從何時起變得千篇一律起來。

所謂騎行,皆為自由。

能成為一個資深騎行控的前提,是先成為一個嚮往自由和美好的人。

對於騎行,騎客們自始至終都有篤定的熱愛,“騎行本身就是一種熱愛,失去了對自由的渴望,騎行就失去了最初的意義。”

如這美妙的月亮島,月亮島被淠河環繞,河上能看到很多皮划艇,穿梭來去,都有自己要去的方向。

晚餐一隻老鄉雞,人間逍遙莫過此。

/ 我的路在我心頭 /

D10:六安—故始縣 9月12日

‍D10—9月12日,中午自六安出發,經葉集,入河南,到達固始縣。

安徽地界的田園風光讓人流連忘返,進入河南後,公路等級開始下降,反而讓人興奮不已。

@安徽省最後一段路途

穿越千條萬條路,回歸最真實的自己。

尊重個性才是最重要,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騎客,真正的路在心頭。

一顆未泯心,兩三江湖人。

321國道的666里程碑,讓人不禁想起《讓子彈飛》中的六爺,說到這裡自己都覺得忍俊不禁。天大地大,遛個痛快,遛個灑脫。

今晚的花雕雞份量很足。

/ 清風散發,至一處天涯 /

D11:固始縣—羅山縣 9月13日

D11,9月13日,中午自固始縣出發,經潢川縣,到達羅山縣。

清早一碗胡辣湯,胃中似有萬火滾燙。

潢川縣遠遠望去,一個“黃”字碑,這裡是“黃”氏的發源地。春秋時叫做“黃國”,漢代為弋陽,唐朝叫光州,民國改名潢川。

@潢州界風貌

一路到了羅山看到固始鵝塊,這才知道固始的特色是鵝塊火鍋,可並不覺得可惜,畢竟花雕雞才口口相傳的第一。

傍晚叫上一碗大腸湯,味道一般。

/ 破浪行雲,逐一幕黃昏 /

D12:羅山縣—信陽 9月14日

D12,9月14日,中午自羅山縣出發,一路狂飆,到達信陽。

清晨吃了一碗熱乾麵。

信陽這塊其實很接近湖北,流行熱乾麵早飯也很正常,但南方的騎客也許吃不慣。

一心想在天黑前達到信陽,只有影子留在身後。

@信陽風貌

/ 去往無痕,值此棲處 /

D14:信陽—桐柏縣 9月16日

D14,9月16日,中午自信陽出發,跨淮河,至桐柏縣。

未出信陽,經過了一個小小的金牛古鎮。非常的小,僅有兩條街道。然而古鎮不古,可能要再放個50年才有古鎮的味道。

@金牛鎮風貌

中間穿過一下湖北,大概十幾公里,在湖北的淮河鎮從淮河大橋跨過了淮河,便算是進入了北方,而後再次進入河南。

桐柏縣以紅葉著名,奈何時間不對,早了半月。

影像與騎行中形形色色的人,構成一個又一個完整的故事。

去往無痕,值此棲處 。

騎行,是時間賦予我們的奢華。

歲月再輕狂,都無法在真正的自由面前失去謙卑。

為自由而行,是每一個騎客內心的態度。

更多酷和好玩

請持續關注速珂電動